当前位置: 首页 >  好莱坞

徐静蕾不信周迅赵薇不合

19-10-13

  ——“放学了?”

  ——“嗯,刚到家,还得赶紧做家庭作业。”

  采访过徐静蕾许多次,头一回用这个开场白。

  是的,这个38岁的未婚名女人,眼下的身份不是赚大钱的导演,不是不愁片约的演员,而是一名在纽约大学学语言的学生。

  13日凌晨1点,带着“一把年纪了干嘛还要自讨苦吃”、“准备和好莱坞联姻吗”、“有没有被外国才俊盯上”等“庸俗而朴实”的疑问,记者拨通了徐静蕾纽约住处的电话。做了半年的大学生,老徐还真习惯了“踊跃回答”,“班上同学都说亚洲女性在美国特别吃香,可我有男朋友啊,再吃香也没用。”

  三好学生

  第一次读懂一本英文书

  发现了新的自己

  记(记者):《亲密敌人》去年底玩得那么热闹,怎么一开年你就不见了?那么喜欢上学?

  徐(徐静蕾):其实这有点像心理治疗。干我们这行的,项目来了就拼了,不吃不睡全耗在上头,持续一年的焦虑、紧张,对心理健康很不好。我想跑出来,恢复到最原始的状态,要吃要喝要娱乐要阅读,把焦虑全放出去。前几天,我第一次看懂了一本英文小说,感觉像是新生命诞生了,发现了一个新的自己。

  记:也不是每个人都能“说走就走”。

  徐:20岁的时候,就有人说我是特别能自我放弃的人。我虽然得到了很多,但我明白,越是好东西,越能控制你。这么出来确实有点可惜,也会想说要不再接几个片子?再干一段?但后来告诉自己:赶紧走,不能稀罕那些东西。

  记:学英语对你那么重要吗?

  徐:2年前对我特别重要。那时我一句不会说,去机场都能把自己弄丢了。第一次来纽约时,心里好怕,就觉得怎么跟谁都说不明白话呢,但现在已经摆脱了这个压力,因为跟人可以正常交流了。

  记:现在再学语言会很难,你有没有骂过自己没事找事?

  徐:有时会。我们最近学一篇爱伦坡的文章,特别难,全是书面语,单词各种看不懂。我特别郁闷,想我干嘛要看这个啊?刚放学路上还和同学说,什么时候才能学完这篇,急死了。

  记:蔡康永以前说,18岁时不学英语,28岁时遇到需要英语技能的工作,只能后悔。你是不是也被这句话启发了?

  徐:没有。我小时候就是不想学,怎么了?我觉得美好的时光就是拿来玩的。我很坦荡。以前不学是没兴趣,现在学是有了兴趣。人最可怕的就是,在某个年龄段上,老想着之前或之后的好,反而浪费了现在。20岁时羡慕30岁自由独立,结果没享受到20岁;到了30岁就怀念20岁时真年轻,也没过好30岁;等到了40岁,又想着退休了该多好……我就不这么想,我小时候就是爱玩,现在也不会后悔如果那时努力该多好。过好现在最重要。

  理性导演

  国产片“降温”也挺好

  大家需要冷静一下

  记:听说《亲密敌人》下片后,你请全体员工出国玩?

  徐:呵呵,我公司里都是一帮小孩,根本没履历的那种,这回都是第一次全程操办电影,但就是这个“草台班子”,做的真挺好,我特高兴。(给自己的奖励呢?)放一年假啊。我最开始说放半年,大家都说不可能,你顶多三个月就烦了,都觉得特了解我。但我知道,我不是工作狂,我是娱乐狂。现在休6个月了,已经超计划了,但我还没玩够,想再玩半年。

  记:你之前在微博上评价《复仇者联盟》,如果《亲密敌人》放到4月放,你有信心吗?

  徐:怎么有人说我批评《复联》啊,我很喜欢这个片子。但我不会赶着上,四五月片子那么多,没必要一起抢,反而贺岁档空间还大些,因为大家都躲了。而且我喜欢速战速决,拍完片子赶紧上,最不喜欢拖个一年半载地不放。

  记:你在微博上盛赞娄烨,有机会合作吗?

  徐:我很早之前就和他说要合作,包括《浮城》,但不是一直拍着自己的片子嘛,错过了。我说过很多次,我很喜欢娄烨的东西,最近又和他说了一遍,一定要找机会合作。

  记:你觉得让观众花70块钱看《浮城》,现实吗?

  徐:每部电影都有自己的观众群,重要的是预期目标合理。比如我的《梦想照进现实》,它要能有商业票房还真奇了怪呢,所以我的预期就不高,200万、300万都行。我肯定不会用它和《杜拉拉》、《亲密敌人》比。但我相信一定会有观众花钱看《浮城》,如果我是投资方,我会做最坏的思想准备,朝最好的方向努力。

  记:据传今年很多国产片拍摄计划都暂停了,因为之前“炮灰”太多,你怎么看?

  徐:我觉得挺好的,让大家冷静一下。我经常看到很多同行不冷静,没有正确分析这个事,为什么总有人失落,就因为期望太高,认不清现实。我是悲观主义基础上的乐观主义者,习惯把现实想的多刺一点。

  记:在美国有和好莱坞片商接洽吗?听说福克斯有意找你合作?

  徐:我在国内时就有人来找,和我出不出国没关系。来谈的计划有很多靠谱的,但我还没有想成熟,文艺片我拍了三部,《杜拉拉》这种拍了俩,想拍点没尝试过的,轻松刺激一点的。

  傲娇女王

  我有男朋友

  不需要外国才俊追

  记:平时看你很少在微博上和人互动,也不爱和人扎堆啊。

  徐:扎堆,那是中学生才干的事,恨不得上下学都一块儿。我不喜欢这种感觉。比如,我很欣赏舒淇,出于粉丝心态喜欢她,能和她说话聊天就特别高兴,但也不会跟她互转微博什么的。朋友都知道,我不爱社交、扎堆、应酬,连生日派对都几乎不开。因为我一请客就特别焦虑,怕别人不高兴、无聊。前几天我组织班级活动,临时改了地方,我焦虑得不停发邮件,最后我想,我真是吃饱了撑的,在国内都不干这事儿,跑美国来干。

  记:都说娱乐圈一线女星爱玩“后不见后”,互相排挤,你遇到过吗?

  徐:就说周迅赵薇不合那事,我就不信,她俩不可能那么幼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条路,何况她俩都到这个份上了,犯得着吗?我完全不相信,除非她俩当众打起来,打起来我也不敢相信……

  记:班上同学知道你是明星吗?

  徐:开始不知道,有次一起唱歌,唱《将爱》、里面有我拍的MV,大家就说:“那不是你吗?”我就简单解释说我以前当过演员。

  记:有没有外国才俊追你?

  徐:什么才俊啊,我们班上都和我一样,如果大家都说母语,个个逻辑清楚,特别自如,兴许还像个才俊,但现在我们都说英语,集体状态就是愣了吧唧的。是听说亚洲女孩在美国特别吃香,但我有男朋友啊,再吃香也没用。

  记:这个男朋友,我们认识吗?

  徐:这个话题点到为止吧。你要使劲问我,知道是谁了,就会接着问细节,没完了。(看来是我们都认识的?)这么说吧,我现在感情生活很好,和他也达成共识,不着急结婚生孩子,我还没成熟到可以对一个家庭、孩子负责任。

  记:他在美国陪读?怕不怕被拍到?

  徐:没有陪读。拍到就拍到吧,我肯定会多注意,毕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但真拍着了,也不是见不得人的事儿。

  记:感觉你现在过得很自我,无欲无求。

  徐:谁说的,我有欲有求。欲就是想方设法让自己高兴,活得愉快;求什么呢?求父母、朋友都健康,千万别出事儿。死亡是必然的,所以不要浪费这个活的过程,一定要每天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