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威尼斯最佳女演员奖,为何颁给这位从影42年的法国女星

19-09-09

第76届威尼斯电影节于当地时间9月7日晚闭幕,法国女星阿丽亚娜·阿斯卡里德(Ariane Ascaride)因主演《世界的胜利》(Gloria Mundi)获最佳女演员奖。这个听起来有些陌生的名字,仿佛此前从未出现过在中国观众的印象里。但不可否认的是,她在《世界的胜利》中出演的母亲角色的确令人惊艳,演出了所谓“忠诚”,也演出了何谓“勇敢”。她是导演罗贝尔·盖迪吉昂 (Robert Guédiguian)最喜爱的女演员,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已经出演了二十多部电影。 



1964年10月10日,阿丽亚娜·阿斯卡里德出生于马赛,父亲是一个普通的上班族,而母亲是一个化妆品的销售。她进入了巴黎音乐学院,1970年在她的兄弟皮埃尔·阿斯卡德(Pierre Ascaride)的戏剧中开始了她的戏剧生涯。然后她参与了一部电影,在勒内·费雷(René Féret)的《庄严的圣餐La communion solennelle》(1977)中出演了她人生中第一个真正的银幕角色。她在普罗旺斯地区的艾克斯大学学习社会学,在那里,她加入了UNEF学生会,遇见了将成为她丈夫的罗贝尔·盖迪吉昂。 之后,她便陆续出演了《去年夏天Dernier été‎》 (1981) ,《日头赤焰 Rouge midi‎》(1985),《上帝憎恶犹豫的人 Dieu vomit les tièdes》‎ (1991)和《谁了这档事? Ki lo sa?‎》(1998)等二十部电影。其中,她在《马里尤斯和雅耐特 Marius et Jeannette 》(1997)中所饰演的一个带有马赛口音的超市收银员赢得了1998年的凯撒奖最佳女主角奖(法国电影的最高荣誉,有“法国奥斯卡”之称)。 


还记得颁奖典礼的时候,她这样说,“人们需要被告知他们的担忧,我把这个凯撒奖奉献给像珍妮特这样的所有女性。”颁奖台上的小女人,带着谨慎却坚定的口吻,挂着甜美的微笑,大大方方地接受着这份荣誉。 


阿丽亚娜·阿斯卡里德。图/视觉中国


除了罗贝尔·盖迪吉昂之外,她也和其他的导演合作,比如奥利维耶·杜卡斯泰尔 Olivier Ducastel和雅克·玛尔提诺 Jacques Martineau的《冰上青春日记 Ma vraie vie à Rouen》(2002),Dominique Cabrera的《Nadia et les hippopotames‎》(2000),埃马纽埃尔·穆雷 Emmanuel Mouret的《爱的艺术 L'art d'aimer》(2011),以及Éléonore Faucher的《刺绣女工 Brodeuses》 (2004)。银幕之外,电视剧和剧院里也能常常见到她的身影,她诠释了很多角色,平凡的、嚣张的、懦弱的、刚强的,也被很多角色的棱角与圆滑慢慢打磨,开始注意情绪的拿捏,开始有意在台词节奏上有的放矢,开始用自己的本色来演绎角色,把自己的灵魂注入角色之中。于是,42年演员生涯的她一路走来,成就了她今天端着奖杯的荣耀。 


曾经,有法国媒体采访过她,有这样一句话很是深刻。她说,“我们不是表演者,我们是创造者。”在她的身上,你会看到一个演员的热爱与赤诚,也能被她的认真和用心所打动。如同这部获奖的《世界的胜利》(Gloria Mundi),电影本身是一部描述过度的超自由主义和当今社会个人主义的黑色电影。虽然拉丁语短语“Sic transit gloria mundi”表达了生命的短暂性,但丹尼尔通过写出“寻找美好时刻并及时修复它们”的片段性诗歌来解释,在更广泛的意义上,“Gloria Mundi”是关于连续性的一个永恒的颂歌。 


如此,复看每一部罗贝尔·盖迪吉昂的电影,都像是一个会耗尽一生的项目,连在一起几乎可以成为法国婴儿浪潮时代的实时编年史。他用同情、共情和洞察力的镜头描绘了他们这一代人的故事,富人不断剥削穷人,现代市场力量不断侵蚀法国昔日的理想主义,以及不断存在着的年轻人伤了父母的心的不言而喻,而她,则用自己多年的经验、阅历和哲思来演绎,老生常谈人性的复杂与深度。她出现在他的每一部电影里,成就了他的电影,升华了好的故事,也把更好的角色带给大众。 


或许,曾经我们对她不甚了解,但相信,这次威尼斯最佳女演员之后,你会慢慢开始关注。 


□秋小墨(影评人) 

新京报编辑 吴龙珍 校对 李世辉